中新社北京3月9日電 (記者 冽瑋)南水北調中線今年汛期後全線通水,從2008年起進入公眾視野的水源區生態補償話題,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屢被提及。
  南水北調是緩解中國北方水資源嚴重短缺局面的重大戰略性工程,分東線、中線、西線三條調水線。其中,中線工程主要向河南、河北、天津、北京4個省市沿線的20餘座大中城市供水。按照規劃,今年10月南水北調水將正式進京,通過管網進入北京11座供水水廠,平均每年向北京市供水10.5億立方米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孟偉透露,源頭控制是保障南水北調水質的關鍵,目前丹江口水庫水質良好,可保證調到北京的水是安全的,可以達到國家飲用水三級乃至二級標準。
 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在“推進生態保護與建設”方面提出,2014年要重點落實主體功能區制度,探索建立跨區域、跨流域生態補償機制。
  對於位於陝西省南部的的漢中、安康、商洛而言,中線工程所需的水源70%取自這些地區,匯聚至漢江流向丹江口水庫。作為調水水源地,縣域經濟成分以中小企業為主的陝南各縣,大量關閉小礦山、小爐窯等,以確保“一江清水供北京”,幸存的企業不得不提前“直面”環保門檻的急速提高。
  事實上,這也是多年來陝西兩會期間,不少代表委員為此傷神的“熱點”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湖北省十堰市市長張維國表示,為保護水源地水質,十堰市累計關停企業329家,遷建125家,淹沒良田25.2萬畝。各種環保成本被無償地分攤到水源地沿線城市,儘管山更綠,水更清,生活壓力也隨之加重。
  自開工伊始,南水北調工程水源地就在“倒掛天河潤京畿”與帶動當地經濟發展之間,尋找著艱難的“共富”平衡。
  全國政協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、原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張基堯9日在北京對中新社記者說,對此,國家層面採取了四方面的措施。“首先,結合小城鎮建設和新農村建設,在原污染治理的規劃基礎上加深對水源地的保護;實施生態補償工程,以中央財政為主,每年20多億人民幣的資金主要用於湖北、河南和陝西,扶持當地工業調整,污水處理廠運行等。”
  他強調,跨流域的生態補償機制,可以對口試點,國家財政出一部分,下游受益的城市也出一部分。飲水不忘送水人,我們不能忘記丹江口庫區移民所付出的代價。也有責任考量怎樣把合作共贏的機制建立好,把合作共贏的渠道疏通好。
  “不僅僅是對經濟的支援,也需要智力的支援,人才的支援。像丹江口自然生態資源優良,可以打造丹江口水庫品牌,生產無污染的農副產品,進入北京各大超市,這也是一種支援。”張基堯如是說。
  民患寡亦患不均,這是已進入“共富時代”的中國必須面對的重要命題。
  全國人大代表、湖北省政協副主席呂忠梅建議,除了國家財政補償的方式外,還應鼓勵通過市場化方式,對水源地的生態損失進行補償。
  她認為,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,堅持誰受益、誰補償原則,完善對重點生態功能區的生態補償機制,推動地區間建立橫向生態補償制度。理想的生態補償機制,是以市場導向為主,由市場的方式來實現補償上的公平。“在環保法和水污染防治條例中,都寫入要建立協商補償機制,政府鼓勵建立市場化的生態補償機制。”
  生態補償標準如何確立?她表示,應建立生態修複科學測算標準,科學估算生態修複成本,以此為依據確立生態補償標準。
  十堰市市長張維國則疾呼,建議國家要有步驟地推進生態立法建設,以保證生態環境補償資金的渠道暢通。
  他說,在既要“生態”又要“發展”的雙重壓力下,將倒逼水源地沿線城市變“輸血”為“造血”,走轉型發展、綠色發展之路。(完)  (原標題:南水北調中線今年通水 生態環境補償呼喚立法)
創作者介紹

天富系統家具有限公司

en15enwkz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